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45章 四十五吻

作者:唧唧的猫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cbjss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  这算什么?

    制服的诱惑吗...

    看着他,认真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在许星纯脱掉外套, 露出腰的一瞬间。只用一眼, 付雪梨就认识到, 这么多年了, 自己对他的**依旧毫无抵抗力。

    看到了就只想缴械投降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问,哪个瞬间,是她对许星纯心动的开始。

    付雪梨一定回答。是初中那年。

    初中那年,体育课上到一半溜去教室。她刚刚拐过楼梯口, 脚刚刚踏进后门,一不小心撞到许星纯在位置上换衣服。

    他的座位靠后。

    教室里的吊扇呼啦呼啦转悠, 他背对着她, 双手交叉, 脱掉上半身校服。腰部肌肉绷紧, 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从他的脖子, 滑到线条流畅的背, 再到腰。又重复一遍。像个变态的偷窥狂一样。

    心虚着,忘记了呼吸。不敢出声, 也不想挪开视线。

    在性意识尚未觉醒的成长岁月,那是付雪梨脑海里,第一次有了对异性身体的好奇。

    终于,许星纯发觉到有人, 把衣服迅速往头上套,侧脸看过来。她睫毛颤了一下,往后退了两步, 没地方躲。迎上他的目光,张了张口,一个手抖,没抓住,手里的矿泉水瓶落地。

    咚地一声,灰尘飞扬。

    砸在心尖上。

    行为动作完全脱离理智的控制,浑身的血往头顶上一冲。她冲动地扑过去,张开口,牙尖戳在他的脖子上,隔着薄薄的皮肤,咬住动脉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许星纯一手撑在她的身侧,手抚上了自己的背,细细摸了个遍。

    几乎整个人陷在他的怀里,付雪梨摸了摸他微湿的鬓角,“问你一个问题啊....群众侵犯人民警察,会不会判刑?”

    许星纯微微压低身子,居高临下紧盯着她,一双眼睛就像沉默幽深的潭水,轻声说,“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说警察太帅了....容易引人犯罪。不过....看在你帅的这么别致的份上,如果要犯罪坐牢,我也认了,也不算太亏。”付雪梨退开一点,微微扭头,看着他,眼神透着水汽,有点认真的委屈,“警察哥哥,你为什么还不亲亲我?”

    明知道这时候的许星纯听不了这种话,她偏偏就要说。

    说完还要猝不及防亲他一下。

    亲一下不够。

    就亲两下。

    看他还怎么装模作样地淡定下去......

    果不其然,她这么肆无忌惮的下场,就是双臂被警察哥哥轻易按过头顶固定住。她的腰肢纤细,不堪一握。付雪梨一个激灵,很费劲两条腿乱蹬,“诶...警察哥哥...你想干嘛。”

    牙关发软,声音软得能掐出水来。

    有时候...

    明知故问也是一种情趣...

    他的手把她的胸罩推上去。

    然后拉过被子,盖在两人身上。

    毫无阻碍闻到她的气味,很快就失去了克制。呼吸热热地洒在脖颈,许星纯的手指,不急不缓碰碰她的唇,向下,滑到凹凸有致的锁骨,“嘴张开,手搂着我。”

    声音低沉,好听地醉人。

    又一次,成功被美色所迷惑。反正都是自己自找的,付雪梨头重脚轻,认命地抱住他。

    从清醒到迷糊,再迷迷糊糊被翻来翻去。折腾了不知道多久,她汗流浃背,被人抱去浴室洗澡。偃旗息鼓后,终于沉沉睡去。舟车劳顿,又加上倒时差,付雪梨太困了,一觉睡得很死。

    替她穿好睡衣,耐心扣好一颗颗纽扣。许星纯靠在床头柜上,低头看着沉睡的人。

    他赤.裸着上半身,下意识想摸烟。想了想,又放弃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到了晚间,她才悠悠转醒。拿过手机看时间,一转过来,身边没人。付雪梨一阵心烦气躁,搁下手机,挣扎着爬起来,抱着被子下床满屋子找许星纯。

    口里不停叫唤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刚刚推开书房门,就被他连人带被子一把抱起来。

    “把鞋穿好,地上很凉。”许星纯直接把她放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了!”付雪梨还是气闷,瞪了他一眼,“我每次睡醒就看不到你的人,这样真的很烦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他看她发脾气的样子,有些愣。

    “你是有多忙,国家大事等着你挨个处理啊?!还是说出轨了,背着我去和谁在聊骚?!”说完不解气,又捶了一下床,“我睡觉的时候,你就不能好好待在我身边吗?!不是跑去阳台吹风就是跑去不知道哪出在干什么,你就这么不喜欢跟我待在一起?!”

    “喂。”付雪梨看许星纯沉默半晌,“你怎么不说话,是耳聋了吗。”

    又一会,她意识到自己脾气有点大,有点心虚了,“干嘛一直看着我也不讲话,我说错了吗...”

    轻叹口气,许星纯笑了声,低声问,“还睡吗。”

    “被你气的睡不着了,还睡个屁呀。”付雪梨气哼哼撇过头去。

    许星纯弯腰,替她穿好鞋,声音有淡淡的温和倦意,极有质感,“我在你旁边,会影响你睡眠质量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付雪梨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后知后觉,才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许星纯亲自煮了面条给她吃。

    坐在餐桌前,她双手撑着下巴,装模作样,慢腾腾地说,“你喂我,我被你弄得腰酸背痛,没力气动。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怨言,他好脾气地拿起桌上的碗筷照做。

    心安理得享受着许星纯五星级服务的时候,付雪梨盯着他看啊看,突然喊,“许星纯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略有些纠结地问,“就是那个,诶...你以后会不会嫌弃我脾气太坏了啊?”

    仔细想起来,她自己都有点受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餐桌的吊灯有些低。许星纯坐在她旁边,笼罩在温和的光线里。穿着简单的白衬衫,袖口被翻折到手肘处,周正隽秀。沉默片刻后,他说,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付雪梨立刻改口,用食指戳了戳他的胳膊,“我知道你不会,不过就算你嫌弃了,也不可以,忍着吧。”

    她原本就是这个样子的。被人伺候惯了的大小姐脾性,娇蛮任性,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再抬头想说话的时候,忽然有人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许星纯出去开门。付雪梨坐在位置上玩手机。

    敲门的人没进来,许星纯把门虚虚带上,站在门口和那个人讲话。

    付雪梨和唐心发微信。

    那边问:你是怎么还有时间跑去找你的警察哥哥玩?一回国就马不停蹄地赶过去了?你难道不知道男人都不太喜欢你这种太主动的吗?

    付雪梨:哼,你懂什么,xxc和别人都不一样好吗。而且时间嘛,挤一挤不就有了。

    唐心:行吧,明天上午十一点,你的粉丝见面会。我让西西去接你。

    聊完微信,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。许星纯还没进来,付雪梨咬着半根面条,被热气烫了一下舌头。刚放下筷子,想着去门口看看,就看到许星纯进来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走近,仰头问,“刚刚那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同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下周可能要去外地执行一个任务。”

    他停顿了一下,表情虽然很平淡,她却突然紧张起来。“要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星期,或者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付雪梨继续低头吃面,哦了一声,“危险吗?”

    长时间的沉默。许星纯只是安静地坐着,他的眼神,让她有点心慌。付雪梨吃的很慢,忽然摔了筷子,猛地抬高了声音,眼睛都冒火了,“我问你危不危险啊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反应过来他的意思,她脑子乱哄哄的,梗着脖子硬撑,“什么叫不知道?危险还是不危险,什么叫不知道,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直到她没了声音,许星纯才轻握住付雪梨的手,静看了她一眼,“别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今天申城公安局禁毒总队很热闹。

    有个记者在大厅采访队里的侦查员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许星纯用肩膀夹着电话,拿出湿纸巾擦了擦手。眼睛瞟到旁边,拿起一本杂志在手里翻了翻。

    旁边经过一个小伙子一惊一乍地叫唤,“哇?!付雪梨!”

    许星纯顺口跟刘敬波报了个地址,然后挂了电话。他把杂志放回原位。

    小伙子没想到平时看着那么认真严谨的许星纯,居然也看八卦杂志,还看的这么认真!

    不禁笑着,还特地补了一句,“诶,想不到许队你也喜欢付雪梨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小伙子实在无聊,就找他搭话,“你喜欢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很多年。”

    小伙子诧异看着他。

    许星纯的样子看着不像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他感慨着,一副我很懂的表情,摸出手机,点开付雪梨粉丝见面会的现场直播。凑上许星纯身边,“来来,一起看,放松放松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进行到了哪个阶段,应该接近了尾声,画面上有大批媒体记者围着她追问。

    叽叽喳喳,大多都是问关于前段时间,她在巴黎传出的绯闻事件。

    突然有个记者开口,“你能否透露一下你现在的感情状况呢?”

    旁边有工作人员正要开口圆场面,付雪梨看了那个记者一眼,缓缓地,用很平淡的语气问,

    “《约定》这首歌听过吗?”

    外场很静,只听得到她的声音,“这是我写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他。

    不用说,也知道指的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第一次在你们面前提他,也应该不会是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一个很普通的人,但是。”付雪梨很淡地笑了笑,“是我的初恋。”

    短短一句话,让整个场面静了下来,实在是太令人错愕了。接着是粉丝汹涌的尖叫。

    同时哗啦一盆水,浇灭了大半男粉丝火热的内心。

    后控的导播室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付雪梨没有停下,她对着摄像头,指了指自己,“我性格很不好,从小到大都是。虽然长得很漂亮,但是身边没什么人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有他,能忍受我随时随地,莫名其妙的脾气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有人对我,耐心能好到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很娇气,爱哭,别人都拿我没办法。只有他很耐心,一遍一遍哄我劝我。虽然越劝我越哭,还是继续哄。”

    采访的记者,听到这,忽然就羡慕的不行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cbjss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秒速快3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秒速快3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